欢迎您!
主页 > www.0602288.com > 正文
影视网站做“幌儿”实藏淫秽视频“猫腻”“毒心”网站大追缉
日期:2019-10-06

  “我弄这个平台没多长时间,再说了,我卖的‘卡密’很便宜,没赚多少钱,下面的代理才是最赚钱的。要是根据我赚的钱判我,没多久我就能放出来了,是吧。”在被白山民警抓获后,涉嫌非法传播淫秽物品罪的犯罪嫌疑人李某一脸懵懂地向民警“咨询”。

  “也许你是没赚到多少钱,可你知不知道,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量刑是根据发布淫秽物品的个数、传播范围、金额来裁定,按额度重的一项判决,你好好想想自己适合哪一项?”民警严肃地对李某说。

  这段酷似情景剧的场景,是白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与刚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的一次直接对线天的时间,成功破获了一起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8名涉案人员全部落入法网。此案共扣押现金50余万元、手机18部、笔记本电脑4台、银行卡18张,涉案总价值60余万元。

  今年4月8日,白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接到当地居民报案,称他用手机上网时看到一个名叫“HOOK”的平台链接了多个互联网直播间,其中有人进行淫秽表演,报案人同时将“HOOK”上的下载地址提供给了民警。

  接案后,民警们立即对报案人反映的情况进行了核查,经调查发现,该App平台主页面与正常的影视App无异,用户只要安装即可观看大量合法的影视作品;但点击页面上的分类、搜索等子版面时,“猫腻”来了:手机上会跳出淫秽色情视频页面。在注册成为会员后,用户还需要花费45元-180元不等的价格购买“卡密”,购买成功后就可以观看该平台多个直播间内的淫秽表演。

  经鉴定,该手机App平台直播间内的表演涉嫌淫秽表演,符合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立案标准,民警立即对这些淫秽视频进行了证据留存,并转交给鉴定部门。治安支队随即对“HOOK”App平台进行立案侦查,同时将案件上报给白山市公安局。白山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展开侦查。

  “由于这种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平台存在时间短,并且嫌疑人经常给网站改名,以逃避警方打击,给民警破案造成极大难度,所以应对这种平台涉案现象,从发现到打击一定要快。”白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牟振东说:“这起案件的涉案人员都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通过各种方法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成员之间彼此互不相识,大多通过微信联系,甚至收付款账户都是盗取他人的身份信息,这场猫鼠游戏比的就是耐心和速度。”

  为了确定嫌疑人的身份,专案组民警以平台用户身份进行了注册,并购买了“卡密”。随后,警方根据支付资金的走向,对嫌疑对象的每一笔资金流水进行海量筛选,开展分析核查,最终锁定了关键嫌疑对象。

  搜集证据的时间更是紧迫,精确到分钟。专案组民警24小时换人不换岗,一场“取证大作战”悄无声息地展开。“暗战”没有硝烟,却同样刀光剑影,通过一周的证据收集,专案组终于完成了对该平台的调查取证,并对涉案人员及组织框架进行了分析整理。

  在侦查到嫌疑人藏匿的具体位置后,专案组研讨了对涉案嫌疑人的抓捕计划,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4月16日,专案组分成5个抓捕小组,分赴云南、重庆、四川、广州、山东等五省,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

  根据抓捕计划,前往各地的5组民警要先对8名犯罪嫌疑人进行跟踪布控,“时机成熟了一起动手,以免犯罪嫌疑人得知消息后销毁证据。”抓捕组组长对各组民警做了再三叮嘱。

  4月19日下午,抓捕李某的专案组民警乘火车抵达云南丽江后,立即开展先期侦查。但当民警来到李某居住的宾馆准备布控时,却没能找到李某的登记信息。经过查看监控,才确认李某是用的假身份证办理的入住,人已经于当天上午离开了宾馆,前往大理市。

  4月20日,民警紧随其后追到大理市,查询酒店监控时发现李某再次退房离开。线索中断了,民警有些暗自着急。而就在此时,其他4个抓捕组传来消息,他们都已经布控完毕,只差李某一人未被锁定行踪。

  连续的奔波和调查,民警们已经疲惫不堪。但不把李某挖出来不罢休的信念支撑着他们继续作战。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晚9时,建行东莞市分行信用卡始终追求“兑你最好”,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民警们再次发现了李某的踪迹——他入住了昆明市的一家酒店。

  4月21日,民警连夜从大理赶到昆明,通过酒店监控,认定李某在房间内没有出去。当日下午3时,抓捕时机成熟了,随着专案组组长一声令下,5个抓捕小组同时行动,将8名涉案人员全部抓捕归案。

  4月26日,所有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白山,专案组民警趁热打铁,第一时间展开审讯。在充分的证据面前,8名犯罪嫌疑人都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犯罪嫌疑人李某是广西桂林人,原本家境还不错,但自去年辞去工作后就一直在社会上闲混。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认识了网名叫“小女人”的朱某,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后,李某知道“小女人”是个黑客,能对有关数据进行内容挑选、分析、归类,最后将信息反馈给用户。

  李某最大的嗜好是喝酒。过去,他凭着家境殷实,经常出没于各个酒吧,每次花销都高达上千元。但自从断了收入来源,久而久之,李某便觉得囊中羞涩。这时,他听网友说网络色情平台很赚钱,李某便咨询了他心目中的网络高手——“小女人”。

  对金钱的贪欲使他俩气味相投,一拍即合。一个月后,李某的“HOOK”平台正式上线,“小女人”负责黑客操作,将非法链接从其他网络平台盗取过来接入到“HOOK”平台上;李某则负责联系一级代理及平台的正常维护,在平台生成“卡密”,以0.5元至1元的价格将“卡密”销售给牟某、张某、禹某等6名一级代理。随着一级代理再以45元至180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卡密”,供会员观看直播淫秽表演,李某和“小女人”也通过网络传播淫秽物品完成了链条式牟利。

  2018年,随着全国各地大力开展“扫黄打黑”、“净网2018”专项行动,李某也曾心生忐忑,但他自认为反侦查意识比较强,便在利益的驱动下继续顶风作案。为了躲避法网,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开始了居无定所的生活。

  据李某交代,他自从经营了这个平台后,经常在不同的城市之间流动,连妻子和孩子都没办法照顾,母亲过生日也没敢回广西。

  为了方便出行,他除了随身携带每天都要用于维护平台的电脑外,从不多带其他物品,随身衣物都是走到哪买到哪,脏了便在酒店干洗,不爱穿了就将衣物快递回家中,生怕漏出蛛丝马迹。这次来昆明是准备第二天乘飞机前往香港,再转机去新加坡,在境外继续扩大他的“生意”,但万没想到还是败在了专案组民警的手上。

  “犯罪嫌疑人搭建一个完整的直播平台,花费甚至不到1000元,犯罪成本极低。再加上雇佣相关人员进行市场推广、租赁云平台等,一个色情直播平台的‘门槛’并不高。”白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大队长刘天成表示:“直播平台为躲避监管,经常采取不定期更换域名、更换平台版本等“换壳”术逃避法律制裁。而且,这种平台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即销毁计算机中的所有证据,给警方取证和办案造成了很大困难。但是不管情况有多复杂,案件侦破中遇到什么困难,我们最终都会将嫌疑人捉拿归案。”

12生肖号码| 金沙王中王开奖现场直播| 九龙社区| 四海图库开奖结果查询| 通天报中特彩图2019年| 白姐高级| 金明世家高手心水论坛| 中金心水论坛官方网站| 一点红万人堂心水论坛| 齐中网天下彩免费资料|